《财富》中文版专访清科符星华

2020-10-31清科母基金

《财富》(中文版):清科母基金在管9只基金,LP构成是怎样的?LP复投比例怎样,形成比例的原因是什么?2020年开年,国资LP及上市公司LP出资活跃度双双大滑坡。在这种环境下,清科母基金是否感到募资困难?

符星华:清科母基金的LP以大型企业、银行、捐赠基金、高净值家族办公室等专业机构为主,复投比例超过50%。复投比例高的原因是由于清科母基金有几个特点:

1. 信息透明,我们的投后信息披露相对及时;

2. 现金返还周期短,基本上从第一年开始就对会安排分红,DPI返还率是核心考核指标;

3. 投资策略清晰,在主要的高端装备制造、医疗、互联网、消费的行业方向下,我们抓住核心底层变化的投资。在募资方面,我们一直在按计划进行,没有感到困难。

《财富》(中文版):清科母基金在已成立基金数量占比上,政府引导基金和财务投资基金的比例是什么?两类基金对比,募资规模、投资策略或组合配置、退出渠道上有何不同?

符星华:政府引导基金和财务投资基金的比例是2:7。政府引导基金相比财务投资基金的募资规模更大,在投资策略或组合配置上会按照各个母基金不同的属性去灵活搭配、优中选优。在退出渠道,一般还是通过IPO、并购、份额转让等方式。

《财富》(中文版):清科母基金团队背景构成以研究人员占主导,团队构成设置的原因是什么?团队背景是否会在母基金管理方面有些不同的打法?

符星华:以研究人员为主导是因为沟通成本比较低。我们说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基金大家都知道是谁,投什么的,做得怎么样。研究人员做投资更容易实实在在从知到行的合一。团队背景在母基金管理上形成了客观的工厂化管理。

《财富》(中文版):在直接投资逻辑上,清科母基金的投资生态图谱是怎样的?专注布局哪些赛道及轮次?

符星华:首先是未来五年到底什么是增长的行业,解决了什么问题。在这些大行业中又有什么领域是高速增长的,其中是哪些企业是龙头企业,谁在历史的长河中抓住了这些企业,批量的抓住了这些企业。

其次,市场上真的业绩好的基金是哪些,它们持续业绩好的原因是什么?是运气?是研究?是人?还是机制?我们找到它们。

再者就是我们研究分析,从底层资产到交易结构,哪些更适合我们的母基金产品。

《财富》(中文版):您怎么看清科母基金的投资性格?如果定义清科母基金的个性,您会用哪几个词?为什么?

符星华:想清楚核心是什么,流程化,工厂化。投资的核心道理和方法论都很简单,要想彻底执行,就是流程化,工厂化。任何事情都是彻底想清楚比较难,然后就是知易行难。

《财富》(中文版):在投资子基金时,最关注GP的哪几个方面?从尽调到投资,清科母基金出手的速度是怎样的?

符星华:投资策略,投资标准,投资执行。GP的团队成员是否对以上有很好的认知、获取、执行能力,以及历史投资项目与业绩来验证。当我们发现可投的好基金或者项目时,我们的出手速度很快。

《财富》(中文版):当前疫情市场环境下,整个市场的投资风格都在调整,清科母基金的投资节奏、新基金募资节奏是否放缓?选择子基金标准方面,是否也在收紧?

符星华:我们投资与募资节奏并没有放缓,有好的投资机会就会加快投资,不过会更加谨慎。在选择子基金方面,我们仍然会严格按照我们的投资策略与配置来筛选出符合我们标准的优秀子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