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科FOF Family|高精度地图公司AIRLOOK宣布完成5000万人民币B轮融资 GGV领投

2018-11-15清科母基金
#清科FOF Family # 分享清科母基金覆盖的优质项目 「AIRLOOK」 AIRLOOK是清科母基金所投子基金——纪源资本(GGV)投资项目

国内空间大数据服务商AIRLOOK,近日完成来自纪源资本(GGV)领投、百度风投(Baidu Ventures)跟投的5000万元人民币B轮融资。

AIRLOOK成立于2015年9月,创始人王砚泽曾就职于百度商业产品部,后以联合创始人身份创办云丁网络。他之所以涉足空间信息行业,是因为看到了空间高精度数据在智慧城市、物联网及未来虚拟与现实等领域的广阔前景。

参与本轮投资的纪源资本则更加看重空间大数据在G端、B端乃至C端的发展前景。另外,在业内一贯专注于AI企业投资、对人工智能产业做前瞻布局的百度风投,对于AI与空间技术的结合也十分期待。

无人机领域因其专业性太强,总让大家“不明觉厉”。GGV asks GGV采访到了AIRLOOK的创始人、前百度高级产品经理王砚泽,以及GGV纪源资本的投资经理麦采尧。

为你全面解析,这个看上去很酷又很难懂的行业。

GGV:王总您好,能简单介绍一下AIRLOOK在做的事情吗?

王砚泽:AIRLOOK致力于打造空间数据的获取、处理、分发及应用的生态闭环。保障空间高精度数据低成本高效能的应用到各行各业是AIRLOOK的核心竞争力。

……好像太复杂了。

简单来说就是,我们采用无人机的方式,大范围地把我们看到的影像信息还原到线上来,在线上构建了一个一比一的虚拟世界。

GGV:就像高德地图、百度地图街景模式的升级版吗?

王砚泽:是的。

这个高精度地图可以分两大用途,首先在toB和toG方面,可以用于规划管理和测绘局、公安系统,但在未来,我们更想把它作为互联网的基础设施,搭建一个你能切身走进去的真实世界。

我们希望各行各业的APP或者网站、AR设备都会调动我们的数据源,让大家能通过各种入口看到现实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

现在的地图已经发展到了街景的环节,再往后走就是真三维了。

真三维跟传统街景的区别在于,传统的街景采集技术坐着采景车沿着马路去走一遍,所以你看到的景物,实际上受限于车子行驶的轨迹,车子开到哪,你看到哪,如果你路过某个小区看到一棵枝繁叶茂的银杏树,你想进去看个仔细是做不到的,你对事物的感知是片面的。

但我们的无人机采集技术是从空中俯瞰,尽收眼底,别说进小区了,楼顶上、树上,你想站哪里看都可以。

就像吃鸡游戏那样的真三维,你可以在手机上实现跟现实世界同步的那样,漫无目的去散步。

GGV:AI遛弯儿,听上去也太先进了。

麦采尧:这个市场的容量和想象力挺大的。

公司的愿景是先把地表数据高精度采集下来,再去应用到各行各业。

比如房产这块,(有了技术支持之后)你可以做到还没有去到现场,就能知道你站在某一层楼看到的风景是什么样的,在不同楼层看到的风景有什么区别,在不同时间点、不同天气,看到的风景又有什么区别。全方面丰富对世界的体验。

GGV:这个会涉及到非常大的数据量吧?

王砚泽:没错,要想从toB/toG转到toC,除了政策上有一些难点之外,如何建造技术壁垒也是一个挑战。

B端的数据主要用于规划,画面上有一些瑕疵,比如玻璃上出现个小漏洞之类的是不影响使用的。

但C端对数据的质量要求非常高,C端要求风景美,好看、清晰,这就对技术水平要求很高了。

再一个就是你说的,真三维要求的数据量比传统地图大很多,因为它的细节特别多,一平方公里的数据量就要达到几个G,所以技术上涉及到压缩算法、调度算法,还要涉及到如何增强展示端的引擎功能,要对手机、PC这些终端也做一些处理,手机如果加载都加载不出来,再厉害的Ai也百搭了。

GGV:隐私问题会有挑战吗?

麦采尧:可以解决。

首先他们会通过Ai技术把路上的人和汽车都筛掉,只留风景。

另外,公司会严格执行保密措施,所采集的都是国家允许采的数据,因为不同地方的保密级别不一样,空军在批准审核的时候就会说这个数据只能卖给谁、只能拿给谁看,比较复杂的数据就会放在非常私有的服务器上。

GGV:做无人机测绘的公司不少,AIRLOOK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王砚泽:地图行业的最大成本在于采集的成本很高,因为数据要保持自己的“鲜度”。

你看北京每一年、甚至每几个月的变化都特别大。如果按照我们的愿景,要把它做成基础设施,就需要不断更新自己的数据。

但我们让成本降低到了业界的五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因为我们在每一个环节都重新控制了成本。

首先是无人机制造的成本,我们不用别家的飞机,而是自己研发,这就降低了设备整体的预算;

另外是无人机要申请空军批准,原来的官方申请流程特别复杂,要提交纸质流程、要等批复,我们针对这个空白,建立空运申请平台,节省了操作难度和时间成本。

我们做的中国空网,给整个行业提供空运资源的在线申请平台,让所有企业都可以共享,这实际上是给国家航空产业做了一些基础设施建设的事情。

麦采尧:我觉得CEO本人就还蛮特别的(笑),砚泽特别具有企业家精神。

GGV:什么叫“企业家精神”?

麦采尧:有些创业者做事情的思维是:我能做什么,我就去做什么。

但他做事情的思维是逆向的:我想做什么,那么我就通过我的能力去解决问题。

是找资源也好,找人也好,找钱也好,总之要克服困难,不断扩充自己能力的边界,去把事情完成。

砚泽之前是百度的高级产品经理,出来之后又有过硬件创业经验,发现无人机是最高成本项,就去做了无人机,又发现空运申请效率低,要花很多时间,就去搭建了申请平台,再后来发现数据似乎能产生更多价值,就去做了现在这些数据采集的工作。

创业就是面对未知,在面对未知的时候,不给自己设限、不断拓宽边界可能是最重要的一条。不设限就是指面对自己不会做的事情的态度。

有时跟创业者聊项目你会感受到他面对问题的态度,有的人很open,说“这个我以后能做,但要克服困难,等我发展了业务线……”;有的人就保守些,大概是“我不会,不考虑了”这样。

VC希望得到回报,能得到巨额回报的公司的领头人一定是具有非常大野心的人,比如美团如果只做团购,没有后来的外卖、打车,带来的回报可能就没那么多。

王砚泽:采尧把我说得太好了,我的感受比较直接,就是我相信所有的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

做商业,就是奔着用户需求直接去,你千万不要考虑技术是怎么实现的、实现不了怎么办。

手机从出现地图,到线性地图,到街景地图,中间花在迭代上的时间是越来越少的,所以我也觉得从街景地图到真三维地图的改变一定会发生。

GGV:AIRLOOK和GGV的接触发生在什么时候?

王砚泽:BV投了天使轮之后,我们就在想要如何拓宽视野,也看到国际上已经有很多公司在做类似的事情了。我们想找一个对行业理解非常深的投资人,比如Jenny(GGV管理合伙人李宏玮)。

当时已经有几家资本愿意投我们了,GGV正在夏威夷团建,Jenny在美国募资,我们还等了几个星期。

后来在上海总部见了Jenny,她思路清晰、雷厉风行、直击要害,给了我们很多建设性意见。

GGV对创业者的支持很全面,从GR、HR到PR都给了我们很多支持。

GGV:未来公司还想做什么事情?

王砚泽:着重搭建Ai团队,把现实世界的数据用活吧。

比如我们在想能不能对空间里的每一个产品进行解构,提升效率,降低人力成本,这些都是下一步的打算。清科FOF

本文转载自:泰伯网、GGV纪源资本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