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正东:中国VC/PE市场也需要调结构、去库存,从高速增长进入到高质量发展阶段

2019-07-13清科母基金

7月9-11日,由清科集团、投资界联合主办的第十三届中国基金合伙人峰会正在上海隆重举行。峰会邀请到知名优秀FOFs、政府引导基金、险资、富有家族、VC/PE机构出席,汇集200+优质LP和万亿级可投资本,共探新经济下的股权投资之路。

会上,清科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倪正东发表主题演讲,以下内容根据演讲实录整理。

各位投资界的同行们,老中青三代投资人们,大家好。中国基金合伙人峰会已经连续举办了十三年,这十几年间的市场变化非常大。首先,我代表主办方欢迎各位LP、GP来到会场,代表主办方感谢各位对本次峰会的大力支持。

今年是特别的一年,分享一组最新的数据:2019年的前五个月,中国的VC/PE募资4400亿人民币,跟去年同期相比下降29%。今年前五个月VC/PE的投资两千亿人民币,跟去年同期下降54%;今年前五个月,投资的案例的个数2418个,和去年同期相比下降50%,下降的比较厉害。我在这个行业20年,没遇见过行业出现这么明显的下滑趋势。用媒体的话来形容,可能是遭到断崖式下跌。

2019年的上半年,总共有71家VC/PE的公司上市,和去年同期相比增长12.7%,所以退出是没有问题的。看到这个数字大家可看到市场的变化,过去的20年,中国的VC/PE和产业增长了几百倍。未来的五年,十年,二十年这个行业会是什么样的变化?肯定跟以前不一样。今年以来,我看到早期的最活跃的投资机构,投资速度大幅减慢,很多VC的投资速度也在减慢,很多PE更是在减慢。去年大家说募资难,今年大家还在说募资难,特别是人民币基金的募资难,这已经是一个新常态。

目前,市场上有钱的机构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头部机构,比如红杉,他们不仅有子弹,还有军火库,海陆空都有,融资动不动就是几十亿、上百亿美元。第二种是国家队的机构,比如央企、国企资金量很多。这20年来,最开始是外资有钱,募到钱的第一批都是海归,他们肯定在国外留过学、工作过。到09年之后,很多人民币基金出现,大量的民营资本进入这个市场。

所以要想在市场上融钱,一个是融政府、国家、央企的钱,有一半的出口。另外一半怎么解决?我们尚未得知。前几个月我到上海,听说上海好几个基金裁人,我很震惊,这么多年第一次听说VC/PE裁人。还听说有的基金发不出工资了,还有很多国家队非常有钱,但是投不出去,没有那么多项目。这些都是市场上新的变化。

我们去读读总书记的讲话——调结构、去库存、稳增长、防风险,发现这个词用在当下的VC/PE市场,也非常管用。我们也在调结构、去库存。为什么说去库存呢?因为过去20年,我们投了5万家公司,投了5万亿资金,上市的公司约2000多家,成绩已经不错了。但大浪淘沙沉者为金,即使这样我们还是要去库存。还有防风险,这个行业的风险是什么?过去人民币基金经过十年的发展,各大基金已经到期,有的人在吃肉,有的人在流血,有的人在疗伤,后面可能还会有更多风险。

全民PE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那个时代崛起的好几个大机构,就像一条曾经在中国五千年历史上曾经淌过的河流一样,现在已经干涸了。我听说几个昔日巨头,曾经掌管千亿的资本,现在手上只有一两亿的资金可以投资。我2003年去美国,2013年再去美国时,发现当年认识的美国基金2/3死掉了,我相信中国的市场也是一样。

所以在座的LP和GP们,这个市场不断变化,这个时代不再是全民PE的时代,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应该去做自己的基金,市场应该真正去整合。

过去20年,中国VC/PE高速增长几百倍,前所未有。从2019年开始,只有两种机构能生存,第一个是钱不见得特别多,但是狙击手开枪就能打中,人口不多但富得流油,这种基金投资回报非常好。第二种,就是不仅仅有狙击手,还有特种部队,有大量的军火库,这种机构就是头部机构。对于在座的GP和LP们只有两种方向选择,一种是狙击手的小而美,但是回报非常好的基金;另一种是头部机构,我觉得这是中国基金未来的发展方向。

最后,对于清科来说,20年见证了这个行业的成长,我们还是会积极地为行业做好服务。我们跟着第一代、二代三代人成长,也会继续跟着未来第四、第五代人成长。清科还是会积极地做创投、去做母基金,我们到现在也投了五六十个基金。清科400人、400条枪,第一为行业做好服务,第二会跟大家一起打打猎。

这个市场仍是千变万化,也从高速增长进入到高质量发展阶段,但我最近去阿布扎比见了28位投资人,他们很有钱,让我特别感动的一点是,他们15年前就开始投中国,并且赚了钱。未来在全球市场上,他们也依然会重仓中国。所以在座的各位所有的GP、LP们,未来不管如何发展,我们仍要坚信重仓中国,重仓中国的创投,谢谢大家!